生活中的十大或律

生活中的十大或律


胡家曙 


生活中有很多规律性的东西,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常常进入它的轨道,有的规律,悄悄地把我们引向黑暗,有的规律默默地给我们带来光明。


“或律”是本人发明的一个概念。规律当中,除了我们意识到的各种定律,还有常常发生却不能完全确定的现象,可用“或律”称之。“定律”放之四海而皆准,“或律”只是在大部分情况下存在。正因为“或律”的不肯定性,往往没有引起我们的重视;也正因为“或律”的不肯性,我们就可以避开消极的状态,就应该争取积极的状态,从而营造和谐的生活和愉快的心情。


需要特别指出,本人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坚定拥护者,是社会主义法律和共产主义道德的坚定守卫者。所以,本文的一些貌似偏激的言辞只是管窥生活现象、蠡测生活奥秘的结果,其中观点并不完全代表本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见人见智,足可批评讨论。


胡氏第一或律:“相邻矛盾”或律。


相邻位置的人容易产生矛盾。嫉妒只会产生在相邻者之间,现代人不会嫉妒古代人,中国学生不会嫉妒美国学生,市长不会嫉妒国家总理,助教不会嫉妒教授。我们常常看到一个单位里相邻领导之间容易闹矛盾,甚至常常相互掣肘。在一群人里面,同学之间相互嫉妒,同乡之间相互嫉妒,而对陌生人产生的却是羡慕,或是崇拜。相邻矛盾,还讲究一个维度,即在相邻意义上的那个维度上产生矛盾。比如兄弟两人,在受父母宠爱的问题上容易相互嫉妒,而不太嫉妒学习成绩;比如两个同学,在学习成绩上、在受老师的重视上容易产生嫉妒,而对对方在家里受到什么待遇却只会产生羡慕或同情。


相邻矛盾的典型代表是曹丕和曹植。两人身份相邻,地位相邻,一开始前途也相邻,所以两者同根而生,相煎太急。其实,二曹之间不仅争过王位,也争过佳人,曹丕先曹植一步得绝色佳人甄妃,令曹植魂牵梦绕,曹植《洛神赋》原名《感甄赋》,显然因甄妃而写。对于男人而言,江山之争、美人之争集于一起,难怪曹丕继王位后,曹植处处受到限制和打击。


聪明的人善于化解相邻矛盾。赵匡胤登帝位后,既担心昔日助自己的干将功高欺主,又不忍心像别的帝王那样找些个借口,把开国功臣一一杀戮,于是巧妙地演出一场杯酒释兵权的两全之戏。好在那些功臣们心有灵犀,主动交权,把和帝王的相邻关系清除干净。想想古人韩信,尽管善于背水一战,善于十面埋伏,可在功成名就之后却未能寿终正寝——在公元前196年,被刘邦的妻子吕后诱杀于长乐宫钟室。如果他也能懂得相邻矛盾的规律,也不至于在赢了战场后却输了官场。


似乎有些人相邻却并不矛盾,如刘备与诸葛亮,如毛泽东与周恩来,等等。其实,他们之间的不矛盾,恰恰说明他们很好地处理了相互关系,把相邻搞成不相邻。诸葛亮对刘备,坚守臣规,绝不居功自傲,这样,两人严格保持着政治上的上下关系,刘备对诸葛亮不用戒心;刘备对诸葛亮用兵,又绝对信任,在用兵问题上,刘备把自己当成人,把诸葛亮当成神,这样,两人在工作上也是定位清晰,不会产生相邻矛盾的状况。大家都了解周恩来为人,周是十分低调的人,又是考虑问题十分周到的人,不管是大事小事,他都特别注意尊重毛的地位,他十分清醒地把自己置于和毛不相邻的位置,这就使两人的关系十分的和谐了。


近日忽传出一新闻,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和前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何振梁两人矛盾公开化了,两人是北京奥运会前后中国体育界的领袖级人物,这样的两个人产生矛盾,超脱具体的原因,不能不说是一种相邻矛盾的演绎。


为什么会产生相邻矛盾现象?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资源有限,相邻者之间一方占有了某种资源,另一方可能就失去了某种资源。二是虚荣膨胀,相邻之间容易比较,自己在心里比,别人也喜欢把相邻者放在一起比,于是两人争先恐后,阻碍对方以相对地提高自己,增加自己的成就感。


胡氏第二或律:“未来优先”或律。


人们对过去的事和眼前的事不如对未来的事重视。中国人尤其遵循这个定律,手里有一块钱,总想着留到明天花,因为在潜意识里,明天的享受比今天的享受更重要,不少人把自己攒的钱留给孩子花,除了溺爱的原因,也有未来更重要的意识支配。孩子跟某个老师读书,家长在什么时候更敬重老师?排序是,即将要去读书的老师、现在就读的老师、已经读过书的老师。过去不如未来的定律最典型的例子还可以拿人们对父母和对孩子的不同态度来说明:人们对养育自己的父母更重视,还是对以后要养育自己的孩子更重视?所有人的答案可能都是一致的。未来优先,还有一定的“围城”心理,城里的想出来,城外的想进去,所以对没有发生的事,人们的兴趣也更大一些。


未来优先,还表现在恐惧上:没有发生的恐惧比眼前的恐惧更严重。所以聪明人吓唬人总说:“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被吓的人常常便坠入天将要塌下来的惴惴不安中。迷信的人走夜路总怕遇到鬼,其实,如果在心里想像一个鬼的具体形象,想像已和鬼面对面,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甚至产生想笑的感觉。这种心理变化,本质上就是把没有发生的恐惧兑现到眼前来,于是恐惧便大大降低了程度。失业的人对孩子未来的失业忧心要远远重于眼前自己的失业,在他们的眼里,眼前总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总会捱过去的,而未来和孩子重要性无与伦比,所以宁愿自己当牛做马,也要把孩子发展当作头等大事。


未来优先,有时候被当成没发生的事更大。俗话说,跑掉的鱼都是大的,完全就是这种心理的反映。还有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在股市里,即将要来的利好最为吸引人,当利好真正出现,却转眼变为利空。


人在骨子里是按利己逻辑行事的: 过去的事已经完成,没有重视的必要;现在的事情况已经明了,只需适当重视;未来的事具有无限可能,所以要无限重视。


胡氏第三或律:“进化回归”或律。


世界也好,事物也好,人生也好,都在不停的进化中,但进化的宏观格局却难以逃离回归的趋势。人类社会从无阶级、无国家,到有阶级、有国家,再到世界大同,是一个宏大的进化回归;人生从少年的淳朴,到成人的城府,再到老年的质朴,是一个繁华落尽的成长回归。写文章,从无技巧,到多技巧,再到“最高的技巧是无技巧”,是一个无法跨越的发展回归;为人处世,从不聪明,到太聪明,再到大智若愚,是一个不断超越自我的回归。所以,古人云:“文章做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作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


世界的本质之一就是变化,向前不断的变化必然会超越最佳分寸,所以,最后的回归,是一种矫正,是从过犹不及到恰如其分的把握,是从鲜花盛开的热闹到果实累累的低沉。在发展的回归中,完成了从量的积累到质的变化,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只是此山非彼山,此水非彼水了。


胡氏第四或律:“表里不一”或律。


表里不一不完全就是丑德,更多的时候是一种需要。别人当面对你表示赞美的时候,谨记,这不一定代表他(她)内心的想法,更多的情况是,他(她)以为这是使你愉快的答案。能让你愉快,又让你在愉快后对他(她)好感和亲近,且不需要为此多付出什么,这样事何乐不为。


有时候,表里矛盾也可能是潜意识的表现。所以,一些刻意的表达反而透露了反面的心理,刻意表现自尊的人骨子里是自卑的,刻意表现廉洁的人可能是为了某种掩饰,刻意热情的人更多的是一种应付。当家人和亲戚在一起,我们当然对亲戚更客气,因为在心里,家人是自己的,不需要客气,过分客气反而“见外”。所以,当你比别人领受了更多的客气,并不能说明你真的更重要更受欢迎。在单位,领导重视的人分两种:一种属于心腹之人,一种属于左膀右臂。表面上,领导对后者更客气、更尊重,对前者甚至呵斥批评,但在核心利益上,领导想到是前者,在重大问题上,领导也更相信前者。


表里不一,很多时候也是一种修养,它掩饰了内心的好恶与取向,以和谐的方式取得和环境的妥协,这种妥协,包含了对自己的克制,对他人的尊重,对事态的平衡。


胡氏第五或律:“爱情燃烧”或律。


真正的爱情必然也必须经过一次燃烧。燃烧,就是把自己交给火焰,忘记自己,忘记理由,忘记后果,全心享受火焰的激情。有的人经历的燃烧是烈焰,很快把自己的活力燃成灰烬;有的人经历的是文火,一边燃烧一边存活着自己。容易理解,没有经过一次燃烧的人容易被再次点燃。所以,人们树立木质的杆子,常常把埋在地下的部分用火烧烤一下,因为烧过的部分就不容易被腐蚀。经过失败婚姻的人,可以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曾经的婚姻没有爱情,这样的婚姻结束后,双方并无太多精神上的打击;一种是经历过轰轰隆隆的爱情,这样的人如果是专情的,便会出现人们常常说的“哀莫大于心死”。


婚姻像是吃饭,不管那饭是否好吃,到时候都得要去吃,只有运气好的人才能享受美味佳肴;爱情更像是吸毒,它能俘获你的全部身心,一旦成瘾,就会不顾一切。婚姻像是开花,不管花儿是否美丽,都会有一个秋天的果实侯在那里;爱情则像是赌博,你越想赢,下的赌注就越多,都头来可能大获全胜,也可能把自己和世界全部输掉。唉,看上去这是一个轻松美妙的话题,其实它是一个极其残酷的话题。无数革命夫妻看到本律可能别有忧愁暗恨生!善哉,善哉,还是不展开为好,该怎样就怎样,大家好好过和谐社会吧。


胡氏第六或律:“边际有恒”或律。


在一个大气压下,当水烧到100℃时,无论你怎么烧,它也是100℃。很多情况下,事情的发生和变化都存在着某种边际,在达不到边际,或超过边际后,条件的变化是没有作用的。还以水为例,把冰加温到零下20℃和零下10℃,冰还是冰,加温表面上看对冰的形态变化是无效的。


只有在边际范围内,外界的作用力才与事态的变化发展成比例。


宏观看人生,许多东西看似很重要,其实如果超过了某种边际,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比如说金钱。金钱只在一定范围内与幸福愉快成正相关,吴仁宝说,有再多的钱也是吃一碗饭睡一张床,真是达到了很多人无法意识到的境界。很多人爱钱,其实是一种精神嗜好,想着存折上的数字不断增大,有满足感、成就感、幸福感。想开一点,那些不断增加的钱与他是生活有什么关系呢?


微观看行事,当我们要以一定的代价争取某种机会时,最好的付出成本是刚刚达到边际的下线,最糟糕的付出是比边际的下线还缺少一点点。当然,就事论事地说,超过边际上线的付出也是没有意义的。困难在于,你不知道这个边际的下线和上线在哪里,这就取决于你成事的决心了,为了保险,还是为了应付,你的做法可能是不一样的。个中奥妙,出于本博风格原因,不便展开。


胡氏第七或律:“规则可塑”或律。


规则就是规矩和原则。看上去,规则都是实实在在的,但如果认为规则就是规则,那就大错特错了。现实社会中,几乎所有的规则其实都是伸缩不定的潜规则。


潜规则的要义可分两个角度考察:纵向看,规则是一部分人制约另一部分人的规则,所以对一部分人有效,对另一部分人无效;横向看,当两者活动涉及规则时,如果相互不满,会严格按规则办事,如果相互照顾,可以不按规则办事。


规则都是人定的,也是靠人执行的。掌握规则的人最知道规则的可塑性,所以会尽量从有利于自己的角度制定规则,执行规则。如果你想让规则变化,第一要想谁是规则的主动者,第二要想怎样让掌握规则的人成全你。


规则是装满鸡蛋的铁盒子:外面叫规则,有棱有角,冰冷坚硬;里面叫潜规则,圆滑,易碎。


规则是层次分明的金字塔:底层的大部分人受制于规则,中间的少部分人利用规则,顶层的个别人制定规则。


胡氏第八或律:“方向第一”或律。


选好方向,是人生和社会发展的第一要义。


唐朝的时候有一匹白马和一头驴子,它们从小在一起长大一起工作,后来白马跟随唐僧去西天取经,驴子被留在家里每天戴着眼罩拉磨。十几年以后白马取回经来,建功立业,到处作典型事迹报告,向驴子讲述取经道路上经历的种种奇遇。驴子对白马取得的成就和丰富的经历羡慕不已。白马说:其实我们走过的路程是同样多的,都是十万八千里,不同的只是,我能够眼望着目标一直向前走。


拿我们眼前的例子来看,农人们在地里辛苦了一辈子,有几个人成为富人了?那些走出田地到外面闯荡的人有几个不比守在地里强?在单位工作也一样,相同的环境,相同工作,为什么有的人悠哉游哉却成绩显著,有的人起早贪黑忙忙碌碌却总不起眼?根本的原因,就是有没有看清发展的方向。


在集体里,听谁的话比听什么话更重要;干行政,跟谁干比怎么干更重要。听谁的话、跟谁干,决定的是方向;听什么话、怎么干,决定的是效率。在宏观尺度里,方向比效率要重要的多。不难想象,那位拉磨的驴子,不管它跑得有多快,其成就都不会比去西天取经的马大。


胡氏第九或律:“聪明递进”或律。


聪明是有层次的。有的人是愚,有的人是智,有的人是大智。


大多数人潜意识里都以为自己是聪明的,作为智慧的动物这种认识并没有性质上的误判。问题是,聪明不仅是一个绝对的概念,还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在众人里面,谁更聪明?在所有人中,按聪明排序,你排在哪里?


于是我们想起了聪明和高明。朱镕基说,中国人很聪明,但不高明。也有一句名言说,聪明的人能解决困难,高明的人能让避免困难。


其实,一些人自以为聪明,但他不知道,他的聪明已装在另一些人的肚子里,他的聪明正好是别人算计他的利用条件。


有很多经典的例子可以给我们启发。


美国第九任总统威廉·亨利·哈里逊童年时十分害羞,邻居都视他为小傻瓜,经常把一枚五分硬币和一枚一角硬币扔在他面前,让他任意捡一个。哈里逊总是捡那个五分硬币,于是大家哄笑。有天,一位善良老妇人实在不忍心再看到哈里逊被人嘲弄,便对他说:“可怜的小威廉,难道你不知道一角硬币要比五分硬币值钱吗?”


“当然知道,”哈里逊慢条斯理地说,“不过,如果我捡了那个一角硬币,恐怕他们就再也没有兴趣扔钱给我了。”


看一看,在那些愚弄哈里逊的人心里,自以为聪明的那些人,其实,在哈里逊眼里,恰恰是被利用的傻瓜。


聪明的层次在《三国演义》中的华容道故事里被演绎的淋漓尽致。孙刘联军火烧赤壁后,曹操大败而逃。当面临一个岔道口时,曹操看一边道路很平静,而华容道一边有烟尘扬起。在一般人来看,有烟尘的地方可能有伏兵,平静的一边应该更安全;但曹操比一般人聪明,他判断这是诸葛亮的障眼法,有烟尘的一边应该就是没有伏兵的,平静的一边极有可能有伏兵,于是他命令取道华容道,结果,他正中了诸葛亮的埋伏。在这个故事里,诸葛亮的聪明恰好比曹操高了一层,曹操的思维逻辑正是诸葛亮算计他的有利条件。想当初,如果曹操再往前想一步,说不定就不走华容道了。


聪明的层次性让站在高处的人永远处于主动,更聪明的人有时候表面上似乎输了,其实他却赢了。


一位武士手里握着一条鱼来到一休禅师的房间。他说:“我们打个赌,你说我手中的这条鱼是死是活?” 一休禅师知道如果自己说鱼是死的,武士肯定会松开手;而如果自己说鱼是活的,那武士一定会暗中使劲把鱼捏死。于是,一休说:“是死的。” 武士马上把手松开,笑道:“哈哈,禅师你输了,你看这鱼是活的。” 一休淡淡一笑,说道:“是的,我输了。” 一休输了,但是他却赢得了一条实实在在的鱼。


武士和禅师是境界不同,所有他们心里对输赢的定义就不同,对追求输赢的对策也不同。


聪明的层次没有止境,我们没必要太自以为是。对于同一个问题,在不同的认识层次里,对与错可能大相径庭。


胡氏第十或律:“莫名其妙”或律。


生活的奥妙是无法全部领会的,况且,不智如我,一个人,一段时间,更是难以洞悉。


好在我们可以不断地去探究。暂且把第十个或律留给未来去体验,留给每一个人去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