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蔡澄清先生新著《我的语文教学观与方法论》

丰收的人生,不断的播种


——读蔡澄清先生新著《我的语文教学观与方法论》


胡家曙


 


蔡澄清先生以往的著作大多是侧重讲他的点拨教学实践和收获的。的确,在当代语文教学界,蔡澄清三个字是和“点拨教学法”自然联系在一起的,甚至可以说,“点拨”、“点拨教学法”已远远超出语文教学的范畴,成为各个科目普遍适用的教育理念、教学意识和教学方法。仅仅这一点,蔡先生对于当代教育就是功德卓著的。


近读先生的新作《我的语文教学观与方法论》,让我们有了更多的收获和感悟。从目录上看,全书分两部分,上编“我的教学经历与教改探索”,下编“我的语文教学观与方法论”。由此可见,该著已不单是针对点拨教学而言,而是一个卓越的语文教育家对自己教学生涯的全景式回顾和总结。从中,我们看到的是蔡先生的语文人生、教学观念和教学实践。


最让人感动的是蔡先生的不断追求和探索。对于蔡先生的语文人生,从书中可以读到两个层面的内容:其一是他明明白白告诉我们的经历,“在自学和研究中不断提高”,“在改革和实践中不断创新”,“在困难和挫折中不断奋进”;其二是他没有写明,却可以从字里行间感受到的敬业爱岗、永无止境的探索精神。论底子,蔡澄清只断断续续读过一年半乡塾、两年小学、一年初中,后来读了中等师范和中学教师研究班,相比他的成就,我们不难想象,在这学历背后,蔡先生的一生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如果说早期的学习提高是工作的需要,那么退休后的不懈学习和探索就更加令人尊敬。最新一轮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开始时,先生已经退休,但蔡先生丝毫没有把自己当做局外人,他对于新课程改革的理解和把握高屋建瓴,吃透本质,他结合自己的语文教学实践,对新课程理念作出了深刻的解读,在一定意义上,他的观点,也丰富了语文课程改革的思想内涵。读《我的语文教学观与方法论》,我们首先收获到的就是一种精神,这是精神是对语文教学发自心底的爱,是对工作不断进取的事业心,是对探索创新的责任感。在书中,蔡先生说:“青年人的学习提高,是时代赋予的任务。能否取得成效,起决定作用的是主观努力。”蔡先生用较多的篇幅记述他的人生经历,很大程度上正是为了说明这个问题。


关于语文的性质,蔡先生没有简单地重复课程标准的表述,他根据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认识论,分析语文学科“特殊的矛盾性”,指出人文性是所有人文学科的共性,并非语文课所独有的个性,也不是它单独所有的本质属性。“语文课的本质属性是工具性,但这种工具性是和人文性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在强调语文的工具性的基础上,蔡澄清先生从认知领域、情意领域、操作领域阐述他的语文教学功能整体论,这种功能整体论,恰好为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窥探了语文教学三维目标的本质。


在格外强调学生主体作用的新课程改革中,蔡澄清先生再一次重申他的“双主体”观。他认为,在教学过程中,教与学是双边活动。在“教”来说,教师是主体,学生是客体,教材是媒体;从“学”来说,学生是主体,教材是客体,教师是媒体。因为教的主体是教师,所以要求充分发挥主导作用;因为学的主体是学生,所以要充分调动和发挥主动性。可以说,蔡先生的“双主体”观,对当下教学过程中教师和学生关系失当的一些弊端,有深刻的指导意义。


蔡先生著作,不可不说点拨教学法。不过,这本书除了说明点拨教学法的含义、定位和实施方法,还用超脱的眼光,分析了点拨教学法的理论渊源,阐述了它和新课程理念的精神契合,作者甚至还比较了点拨教学和其他流行的教学法之间的异同,让我们有了知其然亦知所以然的参悟,有了这种参悟,就可以他的基本思想和基本套路为底子,适时变通出各种非典型的应用方法。在一定意义上,这种阐释也使点拨教学法在新课程背景下显得生命力更强,实用性更大。


感谢蔡先生为我们献出这样一本重要的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