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程性质”的逻辑追究

(本文发表于核心期刊《教学月刊(中学版)》2014年第9期)


 


“语文课程性质”的逻辑追究


胡家曙


 


 


语文课程性质反映了语文课程的价值定位、内容定位和目标定位,是语文课程与其他课程相区别的根本属性。但是,迄今为止出现的三个版本的语文课程标准,其规定的“语文课程性质”都有非常明显的问题。试图质疑语文课程标准中“课程性质”这样一个重大而极具权威的问题,可能会面临着重重阻力。这容易让人联想起《皇帝的新装》,皇帝并没有穿任何衣服,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喝彩呢?像那个小孩子一样说出真相难在哪里?孙绍振教授曾经感慨:“由于一切权威理论都伴随着独霸的话语权力,而霸权则是以无需论证、结论的现成化为特点,这就造成了大多数人习惯于接受现成的结论,而不是重新思考。因而,权威话语中的裂痕,不管多么荒谬,往往被掩盖,甚至被神圣化,对于权威的质疑和挑战,往往被视为大逆不道。”[1]-2根据哲学常识,检验法理性假设的方法有逻辑的程序和经验的程序。由于经验的程序存在着较强的个性化差异,为了不引起额外的纷争,本文对课程标准中“语文课程性质”的探讨,主要在基本逻辑的层面上谈问题,相信大部分人在这个层面上容易回到实事求是的思维方式上来。


三个版本的“课程性质”, 2011版《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稿中的界定脱胎于2001年版《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和2003年版《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前面两个版本具体表述为:


课程性质:


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


虽然只有这短短的两行文字,但其中出现的多种明显的逻辑问题,着实令人费解。


其一,判断上的偷换概念:“语文课程”就等同于“语文”吗?


课程标准从“语文”的特点讲起,进而把“语文”的特点直接等同“语文课程”的特点。语文课程标准的领衔起草者巢宗祺先生这样解释:“‘工具性’着眼于语文课程培养学生语文运用能力的实用功能和课程的实践性特点,‘人文性’着眼于语文课程对于学生思想感情熏陶感染的文化功能和课程所具有的人文学科的特点。指明语文课程的‘工具性’和‘人文性’,目的在于凸显这两方面的功能。”[2]不难看出,先生的逻辑其实就是根据“语文”的特点来确定“语文课程”的特点的。搜集此后有关“语文课程性质”的捧场性言论,几乎都有相同的套路:先重点论证语文的特点是工具的、人文的,然后直接归结语文课程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按照这种逻辑,我们不妨演绎另一种说法:篮球是圆的,是有弹性的;因此篮球课程的特点就是圆的、有弹性的。事实上,篮球课程不等于篮球,语文课程不等于语文,本来是一眼就能望穿的简单问题。李海林教授就


曾质疑:“语文课学语言,因此语言的性质就是语文课程的性质。这不管在哪个


意义上都是大可怀疑的。”[3]-42


如此不合逻辑的界定能够出炉,深层原因正如倪文锦教授所言:“与其把它看成对学科性质的一锤定音,还不如把它视为对上世纪末关于语文教育大讨论的总结。”[4]因为对语文的性质争论太久,因为急于以权威的姿态对语文“人文性”“工具性”之争给出一个结论,课程标准制定者便跳越了“语文”和“语文课程”的界限,在课程标准的定性中做了一件张冠李戴的事。从基本逻辑看,两个对象如果要性质相同,应该要求构成元素相同且结构相似,最起码也要两者中起决定性质的元素相同。比如,在一定意义上看,大篮球和小篮球的性质可以看成一样的。但篮球和篮球课程构成元素显然有巨大不同,这样两者性质就难言一致。同样道理,语文和语文课程的构成元素也显然不同,后者除“语文”外,还多出了“课程”的概念,用“语文”的性质代替“语文课程”的性质,就遮蔽了“课程”的重要意义。


其实,把语文等同于语文课程,把语文的性质等同于语文课程的性质,还有一种类似的思维方式及结果,就是把“语文”等同于“语文学科”,把“语文学科”等同于“语文课程”。在这种语境下,似乎“语文”“语文课程”“语文学科”都是一码事。如于漪老师曾说:“语文学科的基本性质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5]张传宗先生也认为:“语文学科的基本性质是工具性,同时具有思想性、文学性和知识性的其他性质。”[6]甚至吕叔湘先生在分析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时也这样表述:“通观圣先生的语文教育思想,最重要的有两点。其一是关于语文学科的性质:语文是工具,是人生不可缺少的工具。”[7]从常识看,“语文”指语言和文字,是一种集合概念;“语文学科”是教学的科目,是个体概念;“语文课程”是语文教学的进程,是动态的概念。尽管我们从感情上可以体谅大师们的偶然疏忽,但从理性上应该要客观承认这些表述的失当。正是这些经常出现的言论,使人们对课程标准中把语文课程和语文等同起来的逻辑失去了敏感性。


耐人寻味的是, 2011版《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稿中,对课程性质的表述有了一定的变化:


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课程,应使学生初步学会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进行交流沟通,吸收古今中外优秀文化,提高思想文化修养,促进自身精神成长。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


与实验稿相比,修订版的表述多了一些对课程特点、任务的说明,删除了前面说明“语文”性质的文字。修订稿的变化,一方面是试图从字面上掩饰把语文课程等同于语文的明显缺陷,另一方面是要摆脱原来的语境束缚,扩大甚至改变原来依附于“语文”的“工具性”“人文性”的内涵。这样的表述尽管用了障眼法,但仍然没有改变用语文的特点代替语文课程特点的实质。


爱因斯坦说过:“如果你不能简单说清楚,就是你还没有完全明白。”我们可以抛开所有繁琐的论证,回到最基本的起点设问:按照课程标准的说法,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那么语文课程是什么工具?是交际工具吗?显然不是。是学习语文的工具吗?如果这样说,数学课程就是学习数学的工具,物理课程就是学习物理的工具,也就是说所有课程都是工具。再者,语文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语文具有人文性,那么语文课程的人文性是什么?如果说是人类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哪一个学科课程不是人类文化的组成部分呢;说是课程中体现的人文精神,那也免不了适用其他所有课程。总而言之,语文课程既不能说是工具,也不能独担人文精神,何来“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的性质?


其二,表述上的牵强附会:特点和性质能够等同吗?


课程标准要规定的是“课程性质”,但在表述上先说的是语文的特点,并进一步把语文的特点默认为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最终把课程的基本特点天然地等同于课程性质。


很显然,特点、基本特点和性质的内涵是有所区别的。特点指人或事物所具有的特征,基本特点是在诸多特点中起基础作用或主要作用的特点,性质是指一种事物区别于其他事物的根本属性。其中,基本特点和性质的主要区别在于,基本特点只起诠释或说明的作用,一个对象的基本特点其他对象也可能具有,比如语文课程的某种基本特点数学课程也可能存在;而性质却具有种属的规定性,语文课程的性质就应该不同于数学课程。可见,用性质来描述一个对象,不仅要有“根本属性”的论证,还要受到排他性的约束,而这两点都是语文课程标准制订者面临的难题。在一定意义上看,正是为了把话说得模糊一些,以保留回旋的余地,课标制订者有意把语文课程性质表述为“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而不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性质”。我们可以理解这种表述是为了更严谨,但微观层面上语言的严谨恰恰造成了宏观层面逻辑的不严谨。


为什么“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不能概括语文课程的根本属性?因为工具性和人文性只着眼于语文课程中的一个元素——语文,语文课程除了语文的元素,还有教育者、学习者、教学的条件、过程和方法等多方面元素。吕叔湘先生分析:“第一,我认为每一个做教学工作的人必须首先认清他教的是什么。从事语文教学就必须认清语言和文字的性质;从事汉语教学就必须认清汉字各种形式——普通话和方言,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的分别和它们的相互关系。其次,我认为从事语文教学必须认清人们学会一种语言的过程。”[8] 可见,总结语文课程的根本属性,至少要考虑语文和过程方法两个主要方面。两者之中,叶圣陶先生曾提醒:“国文是语文学科,在教学的时候,内容方面固然不容忽视,而方法方面尤其应当注重。”[9]课程标准给语文课程定性,只关涉“语文”的内容而遗漏“课程”,当然只能言“特点”而不能言“性质”了。要总结语文课程的性质,不能仅盯着语文,还必须有课程视野,著名特级教师蔡澄清指出:“学生学习语文,必须遵循两个规律:一是语文自身的规律,二是学习语文的规律。语文教学根据语文学科的性质和任务,以及学生学习语文的认识运动的发展规律,必须强调语文教学要强化实践的观点,树立训练的观念。”[10]这样的认识至少反映了“语文课程”思维,而不局限“语文”思维。


另一方面,从不同课程的比较看,“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也不具备排他性。说语言是工具,历来已久,在马克思指出“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后,列宁认为“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 [11],叶圣陶等人也遵循了这种说法。在教学范畴,我国第一个提出“工具说”的是陆定一,这个概念当初并非专指语文。196049日,陆定一在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教学必须改革》的发言,他的原话讲:“全日制中小学最主要的课程,是语文(包括中文和外文)和数学,这是学生所必须掌握的最基本的工具。”[12]可以看出,这里讲“最基础的工具”,首先指中文、外文、数学,还有的潜台词是其他学科的知识也可能是某种工具。类似的认识在教育界实际上较为普遍,比如刘国盈先生说:“中学里的课程,不是自然学科,就是社会学科。自然科学是了解、认识、改造自然的工具,社会科学是了解、认识、改造社会的工具。都是工具,并非单单一个语文科是工具,因此不能说工具性是语文科的特点。”[13]说语文是人类文化的载体,同样是一种诠释,而不是排他性的下定义。因为语文的人文性里包蕴着知识性、思想性、科学性、社会性、教育性、审美性、实践性、言语性、 文学性等诸多成分,这些成分在其他学科中也以不同的组合方式存在着。可见,不管是工具性,还是人文性,都不是语文的独有,所以“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只能说是语文的特点而不能说是性质。


如此看来,课程标准用“基本特点”来表达“课程性质”,并非仅仅是语言表达上的变通,实在是面对本质隔阂的不得已而为之。


还需要附带指出“统一”的问题。哲学上,统一指矛盾的两个或多个方面在一定条件下相互依存而结成整体,如表里统一、虚实统一、矛盾统一等。可见,说“统一”,需要两个条件:元素矛盾,构成整体。所以即使讲“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的基本特点”也是不严谨的,更不能说“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 。原因在于:首先,工具性与人文性不是相互矛盾的概念,这就失去了统一的前提;其次,工具性和人文性相加既不能完全构成语文整体的“一”,更不能构成语文课程的整体的“一”,这就失去了统一的结果。如果一定要强调语文的这两个特点,可以表述为,“语文兼具工具性和人文性”,或是“语文既有工具性也有人文性”。说语文课程的性质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无论如何是没有道理的。


其三,开放中的建议:语文课程性质宜在“语文性与课程性的结合”框架下构建。


历史地看,相对于客观的科学规律与原理,人们的主观认识常常难以一步到位。曾经有那么多的“真理”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变成谬误,说明了一切以霸权的方式拒绝其他意见的观点恰恰是危险的。对于语文课程性质而言,尽管有人认为它是语文课程研究的重要基础,尽管我们给它一个结论的想法非常迫切,但这些都不足以天然地保证,我们看到的课程性质就是事实。科学是冷静的,正如一句歌词: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不难想象,保持一个开放的姿态,坚持基本事实,在不同视野的补充和不同观点的碰撞中,有利于我们逐渐靠近真相。


在对语文课程标准“课程性质”进行质疑的声音中,一类属于本体性解构的,一类属于本体性重新建构的。持前一类观点的人如于渊溟教授认为,对语文课程性质的追问本身就是一个虚构的假问题,他主张要“消解语文学科性质这一预成性语文课程基点。”[14]荣维东先生则认为语文课程不会有什么固定不变的所谓课程性质,“对于假想中的‘性质’的探寻,的确是一种缘木求鱼的荒唐做法。”[15]我们在一定程度上理解这些观点,参考佐证是,教育部出台的其他学科的课程标准基本上没有课程性质的界定,从国外看,对我国教育观念有较大影响的美国、俄罗斯等国,也没有关于其语文性质的明确表述。


另一类观点则认可语文课程性质的存在,并提出了自己的具体观点。李海林教授提出“言语习得”是语文课程与教学的本质。”[16]他解释:“语文课的特殊性在于其教育内容的特殊性,语文课是言语实践教育。言语实践教育论,既可以得到来自教育人类学的证明,也可以得到来自语言人类学的证明。二者的共同证明,就是语文课程性质的准确定位。”[3]-48倪文锦教授借鉴索绪尔在《普通语言学教程》中的观点,认为语言行为同时具有语言的社会性和言语个性,并由此认为,“语言的社会性与言语的个别性的统一才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 [17]潘新和教授则强调言语表现的重要性,他没有用课程性质来表述,但他的观点与课程性质密切相关:“在语文教学系统的整体结构中,言语表现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是语文教学的终极目的。只有指向言语表现,以表现为本位,才能打好全面的言语基础,才能达成言语教育的应用性目标。”[1]-13


相对于课程标准的表述,这些认识的巨大进步是,不仅看到了语文,突出了语文中言语的独特性,还看到了课程中人和人的活动。不过,我们还可以精益求精地思考问题。对于教育科学理论的探究,德国当代著名教育哲学家沃尔夫冈·布列钦卡提醒:“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铭记,教育科学理论连同其他社会科学理论以及大多数自然科学理论都缺少封闭性和彻底性。封闭性意味着,一种既定的理论概念所规定的因素只是存在于与其他因素的相互关系中,而不是存在于与该理论范围之外的因素的相互关系中。彻底性意味着,不能遗漏任何因素,因为该因素可能具有真实的影响,对它的揭示是必要的,而且可能改变该理论。”。[18]用这个标准衡量上述观点,可以发现,他们在彻底性方面还存在着一些可弥补的空间:其一,没有照顾到母语教育的特质;其二,不是在语文课程的层面上讲课程性质,而是在“人——语文活动”的层面(参见王荣生对语文教育研究的层次分类,《语文科课程论基础》,上海教育出版社2005年第2版,6-7页)谈问题,这就弱化了语文课程性质的针对性。


由于语文课程性质是一个复杂而抽象的概念,不同的人认识角度也不同,所以过于追求表述的具体,不仅面临很大困难,也会面临过多争议。为了使语文课程性质的概括充分周延和自洽,又呈现一定程度的具体性,较好的策略是采用两层结构来表述其内涵,先讲基本框架,再作一般性概括:


语文课程性质是语文性与课程性的结合。语文性应体现母语的独特内容和作用,课程性应体现语文学习的独特过程和方法。


这样的表述至少有三点好处:具有针对性,能揭示语文课程的本质属性,又有排他性;具有包容性,语文课程性质可能涉及的内涵不会遗漏,而且已有的很多研究成果可以汇集在这个内涵中;具有延展性,即使语文课程理论研究不断发展,但发展的具体内容都是在这种表述的外延层面,作为内涵层面的上述内容可以相对稳定。


在上述建议的语文课程性质的外延层面,既要珍惜共识,又要坚持本真,实事求是。“语文性”的概念,不仅包含了言语的工具性,还体现了母语的人文涵养性。这一点与课程标准中的“语文”概念有很大的共同之处。在当前有人强调语文的工具性和语文学习的言语过程语境下,承认语文的涵养性,是为了防止忽视语文学习的精神价值,这一点是母语学习得天独厚的条件,也是当仁不让的任务。尽管对精神人格的培养非语文课程专属,但在目前的课程设置中,还没有哪一个学科课程能替代语文对学生精神成长的作用。“课程性”的概念,一方面包含着教育学、心理学的基本道理,另一方面体现了母语学习独特的过程和方法,如学得性、习得性及熏染性等机理。定位“课程性”还体现了在课程层面讲问题,这就有别于学生对语文的自然习得,保证了语文课程实施中的目标性、计划性和引领性。


这里提出的语文课程性质的新建议,仍然是一个假设性的命题。相对而言,它比课程标准表述的语文课程性质内涵更丰富,内容更科学,逻辑更合理,可能是目前相对更完善的表述;另一方面,和很多认识一样,它可能也要在人们不断研究和思考中得到进一步完善。


参考文献:


[1]潘新和.语文:表现与存在[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


[2]语文课程标准研制组.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解读[G].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33-34.


[3]张蕾 林风雨,主编.中国语文人(第二卷) [M].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4]倪文锦.我看工具性和人文性[J].语文建设,2007,7-8


[5]张蕾 林风雨,主编.中国语文人(第一卷) [M].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4


[6]张传宗.语文教学应从学科理论出发进行科学创新的改革[J].课程·教材·教法,2013,8:73


[7]吕叔湘.吕叔湘语文论集(第一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309.


[8]吕叔湘.吕叔湘文集(第四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313.


[9]叶圣陶.叶圣陶教育文集:第3[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51.


[10]蔡澄清.我的语文教学观与方法论[M].芜湖:安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137.


[11]列宁.列宁选集 (第二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508.


[12]陈必祥.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发展史[M].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1987:252.


[13]刘国盈.应用的广泛性和层次、等级的模糊性——语文学科特点辨析[J].语文学习,1988,1.


[14]周庆元.语文教育研究概论[M].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2005.22.


[15]荣维东.语文课程研究的范式转型[J].语文建设,2009,12:7.


[16]李海林.言语教学论 [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51.


[17]倪文锦.关于语文课程性质之我见[J].课程·教材·教法,2013.1:27.


[18] []沃尔夫冈·布列钦卡.教育知识的哲学[M].杨明全 宋时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125.


(本文在写作过程中得到了南京师大黄伟教授的肯定和指导) 


 


 

《“语文课程性质”的逻辑追究》有5个想法

  1. 高屋建瓴,条分缕析!问好家曙。[quote][b]以下为胡家曙的回复:[/b]
    王兄好!常常想念啊![/quote]

  2. ·Re:“语文课程性质”的逻辑追究 (2014-9-23 21:10:00)yfch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参考一下其他国家对母语的定位即可。中华民族是一个感性的民族,感性的思维厘清一个东东不容易。[quote][b]以下为胡家曙的回复:[/b]
    误删了一位朋友的评论,补上原来的内容,只是见不到评论者了。非常抱歉!非常遗憾![/quote][quote][b]以下为胡家曙的回复:[/b]
    原来评论者是杨富昌老师。再次致歉!杨老师博客:http://117201.blog.zhyww.cn/[/quote]

  3. 胡老师近年来一直坚持深入探究语文教学奥义,十分钦佩![quote][b]以下为胡家曙的回复:[/b]
    一管之见,一蠡之得,继续努力吧。不如赵老师收获丰赡,尤其钦佩您的作文教学成果啊![/quo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