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高考作文命题五宗“最”

2011年高考作文命题五宗“最”


胡家曙


在现行体制下,高考命题者大多是大专家,这些专家一般符合三个条件:学历高、职称高、在高校有一定行政背景或专业影响。但是,他们术业专攻的不是中学语文教学,也不是高考命题,他们对课程标准的了解、对新课程理念的把握,对高考作文命题状况的熟悉程度,都会影响高考作文的命题质量。从一定程度上看,2011年高考作文命题已经有整体上的进步,但多年来作文命题上的传统痼疾还是没有完全消除,突出表现在五个方面。


2011年高考作文题最严重的问题是大面积出现重复现象。不要说许多考题重复各地的模拟题,即使以近年来的高考题和有影响的竞赛题为参照目标,也是触目惊心。如全国卷彩票中奖材料所反映的诚信主题完全重复曾经的高考题,安徽题“时间在流逝”和前不久的山东高考题 “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浙江高考题“行走在消逝中”如出一辙,四川题“总有一种期待”与天津高考题“愿景”大同小异,上海题重复全国中学生作文竞赛题,江苏题“拒绝平庸”和安徽省中学生作文竞赛题“平庸与快乐”非常接近,等等。作文题重复是高考作文命题的老问题,但以往的题目一般只是内涵上的重复,如广东卷2008年考“不要轻易说‘不’”,和上一年上海卷作文“必须跨过这道坎”、上一年辽宁卷作文“我能”、上一年山东卷作文“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内涵非常接近,像2011年这样多个考题完全重复过去题目的“奇观”,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和反思:高考作文命题应该要有熟悉高考的人来把关。


2011年高考作文题最让人欣慰的是设置审题障碍的题目更加孤立。设置审题障碍,根本原因在于不理解作文考查的是写作能力,而不是属于阅读能力的审题能力,把六七十分的写作能力题建立在阅读能力基础上,让学生处于稍有误差就满盘皆输的境地,是极不科学的,也是极不负责任的。好在201117个作文题在审题上为难学生的只有福建题1个。福建卷高考作文命题习惯作此风格,说明命题团队或是主导者存在观念上的误区。


2011年高考作文题最主观化的题目是江苏卷的“拒绝平庸”。高考作文命题一般不提倡限制具体的主题,留给学生充分的发挥空间,但江苏卷的“拒绝平庸”一下子就把几十万考生逼到一个思想胡同里,面对这个题目,所有的考生都能“以负责的态度陈述自己的看法,表达真情实感”(课程标准语)吗?与安徽省类似的竞赛作文题“平庸与快乐”相比,后者显然就更开放,更能尊重学生的真实感受,也更能考查学生的思想和思维个性。


2011年最漠视学生的题目是一些故弄玄虚的学究题。这种命题似乎是满腹经纶者曲水流觞卖弄才学的游戏,但命题者忘了他们是在为十几岁的中学生命题。广东卷“回到原点”,尽管题目的材料中有对“原点”的例释,但这毕竟属于曾经沧海返璞归真者的感悟,让中学生“联系生活体验与认识”可能容易导致隔靴搔痒坐而论道的结果。湖北卷以“旧书”为题,仅仅从字面上看,这个题目似乎“有故事”,但对于中学生而言,这个题目一下子阻断了他们与丰富的现实生活的联系,降低了关注现实的热情,更主要的是这个题目包含的空间十分有限,可以想象,绝大部分考生只能以编造故事或生拉硬拽一些读书的感受凑合过关。


2011年最没有逻辑的题目是一些材料和命题不对应的题目。重庆题先讲述两则材料:材料一讲香港大学校工袁苏妹的故事,材料二讲重庆巫溪县乡村教师赵世术的故事,这两则材料引出“情有独钟”的命题,很勉强,很凑合,也就强迫学生理解时必须脑筋急转弯。浙江题由材料引出标题也很费劲。材料的内涵根本不是指向“时间”,却要让学生以“我的时间”为题作文,以这种生拉硬拽的思维方式命题,逼迫学生就范,真够为难学生的。


呼吁高考命题能由拔尖的中学教师主导,高校教师参与。至少,要通过一定的培训让命题者走近课程标准,走近高中生,走近高考命题背景。

《2011年高考作文命题五宗“最”》有4个想法

  1. 赞同,赞同。于我心有戚戚焉。[quote][b]以下为胡家曙的回复:[/b]
    心有灵犀所见略同啊![/quote]

  2. “他人有言,余忖度之,反而求之,不得吾心”,胡老师说出了我反复思索而没能想明白的问题。赞同胡老师的观点!更希望高考作文试题能对中学语文教学起到好的导向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